港媒:香港挺暴派“黄色经济圈”便是黑社会敲诈勒索

港媒:香港挺暴派“黄色经济圈”便是黑社会敲诈勒索
香港挺暴派“黄色经济圈”变成笑话,港媒:实践便是黑社会敲诈勒索  【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 叶蓝】香港反对派自“修例风云”以来大举揄扬“撑暴”店肆(俗称“黄店”)的知名度,妄图制作“黄色经济圈”的“神话”。但坐落旺角潮流商场的黄店“千房”等宣告行将毕业,证明挺暴派连月揄扬的所谓“黄色经济圈”纯属掩耳盗铃的笑话。  “黄店”相继关门  所谓“黄色经济圈”是指香港一些“黄丝带”(即泛民派与反政府派)提出的“经济计划”,宣称要支撑“黄丝带”价值观的企业连成一体,回绝到“蓝丝带”(即支撑香港警方)的商铺消费,一起“勇武派”进一步损坏“蓝丝带”商铺,并正告在内消费的顾客。  据香港《大公报》8日报导,主打日式铁板烧的“千房”便是典型的“黄店”,门口摆放支撑坏人的政治宣扬告示牌。报导称,该店坐落旺角潮流商场T.O.P四楼,这里是旺角年轻人的“朝圣”地标。不过“千房”门可罗雀,不少年轻人都是过门而不入。  “千房”的境遇仅仅“黄色经济圈”的冰山一角。网上声称具有200万“黄丝”支撑的“撑暴”旗舰网店“光时”,营运缺乏100天,本月已“半只脚踏入鬼门关”。近来该店在脸书自爆,“每日订单少过100张,乃至部分日子少过50张”。坐落土瓜湾北帝街的欧陆菜小店“Gang Gang”,店东曾参加所谓的“三罢”。但该店也没有因而吸引到生意,反而因坏人再三建议暴动致使交通瘫痪,市民不敢上街吃饭,两个月前就已宣告毕业。  有网民表明,不少“黄店”无论是食物质量仍是职工服务态度都很差,单靠“黄色经济圈”的宣扬噱头早晚关门。香港浸会大学荣休经济系副教授巫伯雄直言“黄色经济圈”不会成功,由于“黄店”理念归于小众商场,只求“黄丝”光临,竞争力必定低于不标榜政治光谱、在商言商的实力店肆。饮食界立法会议员张宇人也称,全球餐厅成功之道都是名副其实、杰出服务、物有所值,以及地理位置适中,“黄店不好吃又怎样留得住客?”  “实则黑社会敲诈勒索”  几个月以来,“黄色消费圈”引发香港社会剧烈批判。华夏集团主席施永青称,曩昔香港的消费形式以自由选择为主,而“黄蓝”以政治取向及方针为主而做出消费行为,终究只会令香港撕裂,对社会没有太多经济效益。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称,香港信仰自由经济,靠优质服务和品牌作为吸引,以色彩区别经济是“画地为牢”,无法继续运作,终究受害者会是“画圈的人”。  香港东方日报网刊登的一篇评论称,“黄色经济圈”首要针对内地本钱及有内地本钱参加或协作的商业机构进行任意、重复捣乱,制作恐惧气氛,发生寒蝉效应。其次,以口头或书面恫吓其他商户,要求支撑或捐款,“识时务者”安全无事,敢抵挡或不合作者便被捣乱或“装饰”。再者,经过互联网和“黑暴”联手的群组大举吹捧支撑他们的商户,其实是以金钱支撑坏人,“彻底违背经济学的原理、准则和规则,实践是黑社会的敲诈勒索”。  《大公报》8日的文章说“黑暴之下,岂有完卵”,现在是地球村年代,没有任何经济体能够做到自给自足、自成一体,“黄色经济圈”逆世界潮流而动,乃自掘坟墓之道。“黄店”将所谓政治诉求写入餐单或贴在墙上,并不能添加食物的营养成分;播映暴动歌曲,也不行能使低质的菜式变成美味佳肴。  “黑暴运动”被指进入第三阶段  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7日在交际媒体发文称,“黑暴运动”现已进入第三阶段,大批坏人被捕被送上法庭,他们之间为了自保也会相互揭露、逃跑,加上更多坏人会在法庭求情,要求弛刑,进一步冲击“黑暴”的士气。他一起批判《苹果日报》高层及纵暴派吃“人血馒头”,“到今日,咱们还没有听说过苹果的高层、泛民的头头在警署门外等他们的子女保释,更没有听过这些人到法庭支撑他们站在监犯栏的子女”,直言所谓“和勇一家”都是圈套。  8日,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在一个活动上致辞时称,香港继续数月的社会事情及暴力冲击对曩昔半年的经济形成沉重冲击,特别是旅行、餐饮及零售职业,一起严重损坏香港国际形象;展望2020年,香港经济处于内外交困的局势,中止暴力、康复社会秩序是经济重拾增加、让香港从头动身的要害。 【修改:朱延静】